南方+報道 | 9歲孩子考試經常交白卷,原來跟愛因斯坦有同樣的煩惱

2019-09-24 16:14何柏梅

南方網訊 (全媒體記者/張瑋 實習生/葉利榕)研究生學歷的蘇音(化名)從沒想過兒子會和別人不一樣,直到小學三年級時,兒子開始拒絕寫作業,甚至考試經常交白卷,她才在焦灼中意外被人提醒“他可能存在讀寫障礙”。最終,測試結果顯示為“中度障礙”。

  在7月28日舉行的首屆深港(大灣區)讀寫障礙服務聯動研討會上,蘇音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并一度哽咽抹淚:“以前從沒聽說過,我們一直以為是孩子懶或笨?!比欢?,蘇音的困惑并非個案,從家庭、學校,到社會各層面對讀寫障礙認識的嚴重不足正是當下的普遍現狀。

  “這一群體占比差不多達到10%,在歐美發達國家或港澳地區早已開展過多年研究,并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我們在這方面的差距太大?!痹钲谑形泵貢L、深圳市慈善事業聯合會名譽會長兼執行長李羅力是深圳決咨委委員之一,了解到這一情況后,他撰寫了一份專題建議報告,提交后僅三天即獲分管教育的副市長批示?!艾F在批件已到市教育局,希望深圳今后能關注讀寫障礙學童,并在這一問題的研究和服務上走在全國前列?!崩盍_力說。

  “10個孩子中就有1個存在讀寫障礙”

  蘇音的兒子從小精靈活潑、能說會道,但4歲時,幼兒園老師反映他書寫字體不整齊、經常抄錯常用字,“我們都以為是懶惰造成的”。更大的問題出現在小學三年級,兒子不僅越來越跟不上學習進度,而且完全不寫作業,甚至考試經常交白卷。

  “他是不是有讀寫障礙???”直到另一位家長提醒,蘇音才有所警覺,那也是她第一次聽到這個概念。查閱了很多資料后,蘇音發現了深圳市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便帶著孩子去測試。結果顯示,孩子智商不僅正常且還高于平均水平,但對文字符號的敏感性較低,文字解碼能力、識別率不高,屬于“中度讀寫障礙”。

  “深圳大學曾經為6所市內的學校做過篩查,每所學校讀寫障礙學童的比例至少是5%,有的甚至高達18%。而根據全國高校學者作出的測算,‘5%-10%’被認為是一個相對準確的比例,即10個孩子中就有1個存在讀寫障礙?!?/p>

  深圳市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是中國大陸第一家專門提供讀寫障礙支援服務的公益機構,該中心主任梁月儀已有7年服務讀寫障礙孩子的經驗,她發現這一人群大多有幾類特征:一是成績明顯落后;二是聽寫、默寫很差,會漏寫、添加或拆分筆劃;三是朗讀不準確、不流暢;四是形似或同音字混淆,b、d和p、q不分;五是丟三落四,不會收拾東西。

  “讀寫障礙不是病,可通過有效學習方法降低影響”

  如今,蘇音的兒子已是中學生,成績在班上處于中等水平。但這些年她發現了更為尷尬的現狀:

  一是在學校遇到與兒子當年類似情況的孩子時,她曾建議對方家長去診斷,但絕大多數人都很抗拒,“完全是諱疾忌醫的表現,并認為我在說他孩子是弱智”。

  二是即便一些家庭已在幫助孩子,但學校老師卻對讀寫障礙缺乏認知,進而一味地認為是“學生懶或笨”?!拔覂鹤右步洺枴畫寢屛沂遣皇呛鼙俊?,他會在老師的評價和一次次考試、默寫、解題的挫折中,慢慢失去自信,甚至有的孩子變得不愿嘗試甚至放棄學業,這讓人非常焦慮?!碧K音說。

  “對于讀寫障礙的孩子,總是批評他‘你為什么不好好寫作業,你怎么學成這樣’,實際是一種言語暴力,外部施加的壓力太大,給孩子造成心理問題,這才是最嚴重的?!鄙钲诖髮W中文系副教授、應用語言學研究所所長詹勇表示,讀寫障礙是一種常見的特殊學習困難,由腦神經系統先天發展異常引發,使得學生的運作記憶較弱,信息處理的速度較慢,語音處理、視覺及聽覺認知能力、專注力、左右分辨列序或組織能力亦會受到影響。

  “一講到障礙,很多人往往和智障聯系起來,覺得是大腦或神經有問題,其實讀寫障礙不是病,可以通過有效的學習方法將影響降到最低?!闭灿潞粲跞鐣P注和包容讀寫障礙的孩子。

  “相關研究的扶持政策非常缺乏”

  “每一科目都必須通過閱讀來學習,閱讀作為教育的核心,會呈現出‘馬太效應’,即富者愈富、貧者愈貧,閱讀越多、理解力越好?!闭灿抡f,臺灣和香港分別在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著手研究讀寫障礙,內地對學習困難的研究始于1986年,但并沒有統一的診斷標準,且研究主要集中在學習困難兒童的特征和影響因素等方面。

  “目前缺乏對讀寫障礙研究和服務的相關扶持政策,教育、醫療部門也沒把它作為一個獨立概念提出來。不少機構說可以對讀寫障礙的干預和診療,其實都是在打擦邊球,特別是專業性問題,這種篩查和干預不是說光測出個分數高低就行的,還涉及如何判斷孩子具體的薄弱環節,比如是語音方面,還是認知能力,要找準制因才能對癥下藥?!闭灿轮毖?。

  那么,讀寫障礙會成為孩子成功路上的障礙嗎?“未必會阻礙,事實上,許多有讀寫障礙的人不僅獲得了成功,還改變了世界,比如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畫家畢加索、前美國總統肯尼迪等都曾經有讀寫障礙問題?!鄙钲谑行l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理事長王磊說,研究表明,由于讀寫障礙者的大腦連線不一樣,使得他們可以用不同方式去看待問題,為其創造力和成功提供了支持。

  “讀寫障礙的孩子智力沒問題,只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教育方法和考試方法,就可以像常人一樣,甚至更優秀?!碧K英姿認為,未來教育部門應為讀寫障礙的孩子做四方面改進:一是延長考試時間,“畢竟孩子對文字的解碼速度慢”;二是允許其單獨考試或考試時朗讀出聲;三是提供大字體的考卷,“因為部分人存在視覺不協調”;四是允許重度障礙的學生口試答題。

  李羅力則認為,深港地域毗鄰,香港在解決學童讀寫障礙問題上已有較成熟的經驗,值得深圳借鑒?!罢貏e是教育部門要彌補對該問題的認知缺失,對老師和家長進行相關培訓,社會組織、社區基金會等也可以參與平臺搭建,從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對這類群體予以支持?!崩盍_力說。

  【他山之石】

  香港:“三層支援模式”已實行12年

  香港衛生署調查顯示,香港讀寫障礙比例約為9.7%—12.6%,但有7成讀寫障礙學童可在小學三年級或更早被診斷出來,得到及時干預。研討會上,社會工作博士、港明愛專上學院社會工作助理教授武婉嫻詳細介紹了香港如何建設讀寫障礙服務環境。

  武婉嫻說,早在2006年,香港教育局提出“三層支援模式”,第一層是盡早識別有學習困難的學生,日常教學中采用活動教學形式,大量彩色的教具,如卡紙、實物,以感官刺激培養孩子學習中文的興趣;第二層是由語文老師、支援老師、學校社工等成立支援小組額外輔導有學習困難的學生,另以購買服務方式引入外界專業機構及專業人員提供小組訓練,配合學校課程;第三層則加強支援個別問題較嚴重的學生,提供個別訓練,設計個別教學計劃。

  “其實在2007年以前,香港教師也不知道讀寫障礙,后來香港賽馬會捐贈1.5億元,培訓5000名教師辨識及照顧這類學生,并率先在一些小學推行小班輔導。同年,教育局發文要求‘每所學校至少有一名中文科及一名英文科教師,修讀有關特殊學習困難的主題課程’,并推出一系列名為‘融合教育教師專業發展架構’的課程,用30小時或以上時間有系統安排在職教師修讀。同時,為建立全校參與的氛圍,學校還設置了特殊教育主任崗位,負責觀察老師的教育模式是否合適,與家長溝通和了解學生需要?!?/p>

  武婉嫻坦言,這一模式需要考慮大量的資源配套措施,畢竟教學日程緊湊,老師要兼顧日常大班教學,“需要購買服務,聘請支援老師,現在香港教育局也是以‘三層支援模式’向主流學校提供不同級別的資助額”。

  如今香港社會關于讀寫障礙的認知度較高,并有專門的篩查工具。武婉嫻表示,學生發現問題,先去老師那做簡單的測驗,然后到教育局排隊做全面測驗,測驗包括語文、快速命名、語音意識、語音記憶和字形結構等,從幼兒園到中學都有各自“常?!?,并有手眼協調、專注力、數學能力、兒童情緒等評估。

  “政府制定政策和支持學校,高校承擔研究及研發新的教育方法、制作教材、舉辦培訓,社會服務機構進入學校提供小組訓練、輔導學生或組織家長工作坊等,分工協作,各司其職?!蔽渫駤固貏e提到,香港教育局請多所大學共同研發的篩查工具香港特殊學習困難研究小組( http://www.psychology.hku.hk/hksld/)”網站,“里面有小學版、中學版,輔助學生自測并形成電子報告,內地學生也可登陸了解”。

編輯: 何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