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讀寫障礙是智力缺陷嗎?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讀寫障礙也叫讀寫困難,是一種較為普遍的特殊學習障礙,發生率在10%左右。研究顯示這種現象是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異常導致。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往往難以準確及流暢的認讀以及默寫字詞,這與兒童在閱讀和書寫時難以辨別字詞的讀音與字形的差別有關。一般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在學業成績方面落后于同齡人,但其智力與感官功能均屬正常。

總之,讀寫障礙并非智力缺陷,有讀寫障礙的兒童一般智力正常,甚至平均以上。及時發現兒童的讀寫障礙問題,積極進行專業的干預和訓練,有助于改善兒童的學習情況。

Q2、讀寫障礙可以通過藥物治療嗎?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據了解,現階段尚未有藥物治療方法可以幫助孩子克服讀寫障礙,本中心建議家長秉持科學態度,切莫輕易聽信謠傳。

Q3、讀寫障礙可以根治嗎?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目前為止,讀寫障礙還未有完全治療的可能性,但透過專業干預可很大程度減輕讀寫障礙帶來的影響。

Q4、怎樣可以知道小孩有沒有讀寫障礙?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讀寫障礙的評估是由專業人員組成的評估團隊共同協力,并考慮多方面的學習因素,為疑有讀寫困難的兒童提供有需要的專業測試及評估。通過評估可具體了解兒童是否真正存在讀寫方面的困難或是其他問題,并由本中心團隊為家長提供專業評估分析報告和咨詢服務。

我們針對讀寫困難的評估,沿用國際標準操作流程,先了解兒童的認知能力發展情況如何,確定智力是否正常;再進行讀寫能力的評估。中心專業評估服務包括韋氏兒童智力量表、中文讀寫能力評估及英文讀寫能力評估。

例如中文讀寫能力測試,我們根據中國內地小學語文學習能力標準,依據中國香港讀寫能力測驗板塊調試,設計出了基于普通話與簡體字使用習慣的中文讀寫能力的測驗。大部分測驗我們將用游戲,圖像問答的讀寫方式進行。

本中心亦線上提供讀寫能力初篩表,根據香港地區讀寫困難行為量表開發的自助測評工具,僅作為初步測試兒童讀寫能力的參考意見,全面評估需要聯系導師進行一對一面談評估。家長可通過讀寫能力初篩表,判斷是否需要進一步咨詢和服務。

Q5、作為家長,我們應該怎樣幫孩子克服?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除尋求專業干預外,給予積極的心理暗示,多感官、多媒體、有趣味的學習方法以及家長具備充分耐心等客觀條件,對兒童改善讀寫困難情況起著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朔x寫障礙是一場持久戰,而但凡方法得當、有足夠耐心,這也可以是一場勝券在握的反擊戰。

我們鼓勵家長從孩子的角度換位思考,與他們建立親密的朋友關系。當孩子因讀寫障礙而在學業上遇到挫折,家長不要一味指責孩子,而是要學會理解孩子的處境,幫助他們重塑自信、重獲學習動力。家長一定要有信心,孩子更要有信心,要相信讀寫障礙只是一時的困難,在人類的智慧面前它并沒有很可怕。

Q6、讀寫障礙對兒童有什么影響?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讀寫障礙的臨床癥狀對兒童的影響會隨著兒童的成長有所不同。在學前階段,兒童可能會出現咬字發音困難等現象;在小學初期階段,兒童會容易出現字形讀音混淆并在默寫書寫等方面會常犯這樣的錯誤;在小學后期階段,由于閱讀及書寫內容復雜,孩子的壓力會更大,學習也會更吃力在寫作方面出現困難;中學階段,往往與組織思考能力有關,這個時候的小孩也會面對青春期等問題,帶來一些心理壓力以及情緒的問題。

為了攻克這些難關,家長和孩子應該要有恒心和毅力。如果說孩子因讀寫障礙而在成長路上比同齡人更加“吃力”,那么有效的調適和專業的干預則能夠讓學生家長更加“省力”。只要老師家長一起努力,孩子的學習能力其實可以很給力!

Q7、如果經評估結果顯示我的小孩確有讀寫障礙,應該怎么辦?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我們中心主要是從教育服務方面入手,為兒童量身定制一套完整的教學方案,我們也具備相應的學習環境和學習設備讓孩子進行調適。我們大多數采取循序漸進的訓練模式,綜合運用游戲、圖像、色彩和多媒體等要素,鼓舞孩子進行訓練和學習。

如需進一步溝通,可直接撥打電話0755-33941800或添加微信號xmwn02(星萌衛寧小助手)與中心導師取得聯系。值得注意的是,家長在星萌衛寧小助手咨詢的對象是專業導師,并非客服or小編!

另外我們還開通抖音賬號,采用短視頻形式進行公益傳播,家長可以在這里get到一些訓練技巧。

Q8、患有讀寫障礙的人長大之后會有什么影響?

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讀寫障礙雖然是先天性的解碼能力不足所致,暫時未有方法完全根治,也可能不會因為兒童的長大而消失,但是如上文所述,我們可以利用不同的訓練和教學方法,消除讀寫障礙給孩子帶來的負面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歷史上有很多著名的杰出人物亦曾受讀寫障礙的困擾,例如丘吉爾、肯尼迪、愛迪生、愛因斯坦、安徒生、喬布斯和李光耀等。但讀寫障礙并沒有變成他們成功路上的絆腳石。我們認為,只要引起家長足夠的重視和專業人士科學的調適,即使讀寫障礙無法被根除,讀寫障礙所帶來的問題也可以被克服。
?
另外從宏觀層面而言,喚起社會對讀寫障礙的關注,為讀寫障礙群體提供專業服務,也是促進教育公平的一個環節,而這也是我們應該去致力于的一個長期事業。

本科普貼綜合參考自《香港衛生署體能智力測驗服務》(二零零八年五月出版)、星萌-衛寧讀寫障礙服務中心往期文章以及中心導師的教學經驗。